我为什么裸辞两个月做一门课程?

朋友和我聊,你觉得你做过最令人感动的事情是什么。

你觉得你做过最令人感动的事情是什么?

我做过最让人感动的事情是我带了8个实习生,他们通过努力和感染力,让他们热爱自己和产品,做了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颠覆行业难度的事情,这让他们非常有成就感,有一个实习生发了一封邮件给我,都会让我感动哭,她说:

我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可以胜任这份工作,我说如果不是我这样去选择他们,也许他们第一家随便进了一家其他的公司,第1个领导是如果遇到了价值观或者热爱不够的领导,很容易伤害了这样的热爱。

然后我现在,做这个课程也是希望能够让更多热爱产品工作的,没有很多名校背景的人能够参与到这个社会创造价值,让他们能够得到成就,自我成长。

如果没有那么多好产品的工作机会,他们在环境没有那么好的情况下,是否就能成为一个好的产品经理?当身边的环境不能提供的时候怎么办?所以我很辩证的去看这种机遇,机遇其实是需要靠自己创造的。

科学的体系都是可以培养悟性,这也是我为什么裸辞来做这个课程。在中国,很多 PM 其实并不具备认知科学和心理学、教育学的基础知识。就会把很多个人经验变成「悟性、潜力、心法」来解释成长的路径。因为并没有接受过科学体系的训练。这个也许是古典中国的文化导致的。


通识的教育是一方面,但是不知道如何科学解释一个现象和一种行为。大部分的工作,大家都知道问题什么,然后再笼统的总结,就变成了心法。

就是没有这样的思维习惯。如果,遇到问题我们如果会先思考从科学的框架体系下,是如何解释这样的问题,然后自我改变。这样,让无法「悟透」又没人「帮助」的人的痛苦也许会少一点。

恰好我过去这一年做了教育,然后读了一些书籍,学习科学、之前一直也看了认知科学,然后我这个朋友是认知心理学背景,也做过很多年的产品,也创过业,就和我最近讨论了很多,说我们可以做一个这样的课程。

他也带了很多PM,就是很多大厂其实都是靠经验,教育在古老社会也是靠老师的经验,但是现在既然已经科学解释了教育学,为什么不能用来设计一个产品经理的学科能力模型呢?

希望这个是学员最大价值的东西–可以自我找到合适的方法,更希望行业的AI PM水平都能更好,集体创造更大的价值。

有了科学体系,问题解释根据,教-学-练习-测,才能更好地看待自我成长的问题,自我评估,能独立思考问题,更能自我成长。

产品经理,最重要的核心能力,就是创造价值

我希望大家至少可以正确地认识 AI 产品经理是什么:产品经理,最重要的核心能力,就是创造价值。

用设计思维的方法来创造价值。到高级PM最后不是经验上不去,是思维上不去。我们完全可以用科学的方法来提高产品经理的能力。

在设计思维,执行之前和执行之后的阶段,而70%的精力都应该放在执行前,这个是高阶产品经理应该想清楚,执行都是低阶产品经理做的,而高阶产品经理要具备一定执行能力的经验。到达一定阶段之后,带低阶产品经理要不断意识,开始思考–为什么交给你的产品是这个样子,要掌握高阶产品经理的思维模式,但是做低阶的事情做好。

在渡过执行期之后的产品经理,对于一件事或做一个产品大模块的部分,有了自己的方法论和能力,成功的经验之后,就要思考价值更大的问题。而好的产品经理,一定会更希望往价值链的上游去看,所以才会想怎么创造更大的价值,这是因为, 产品经理如果有强烈的内在动机,能坚持走下去,自然而然就是喜欢做思考更大价值的问题的。这个才是产品经理的底色的部分。

当这个模型清楚的时候,你可以用来指导你的职业规划–我的能力 我的价值创造 我的价值思维的能力到什么水平,我能整合多少信息量,我有多少资源和对行业的了解,能让我想出什么样的模式,创造什么样的价值。

有这个模型之后,把原来不可知的,原来没有想清楚的事情,应该有办法想清楚,突然有一些点能突破,这样才真的掌握了这个模型。

为什么想做 AI PM 的 课?

我自己也是经历了不同阶段的不同类型的产品,经历比较丰富。也从完全理解不了 AI 的小白新手,到现在的高级 AI 产品经理,我是经历过这个痛苦的。

很多朋友问我能不能开一个这样 的课程,比如说我这个闺蜜,在过去几个月,我都有持续在帮她找到喜欢的AI 产品的工作,反而我自己当时没有去想,我原来可以通过这种帮别人找工作的经历,能够写出这样的课程。前几天我收到了别人告诉我说,看完我的博客,整理的思考,顺利拿到了offer,我还是很开心我能帮到朋友的。

在我最早期的阶段,一开始就是我自己也不懂。我当时在ST 的时候,总结了所有的算法技术的理解层面的白皮书,这也是我不懂我就会记就会去写,写完了新的人就会看,大家看了就知道什么意思。

记得有一次很清楚就是我对一个算法上商务问我 我不会,我不知道怎么解释,然后我自己查也没明白,后来我还是隔了很久,都理解不了这些关系,有一次是我加班到凌晨1点多吧,有一个另一个算法工程师在,我就去问他了,他就给我讲了,从凌晨1点多讲到两三点,讲了深度学习的所有概念,非常清楚的逻辑,虽然也没有深入浅出,但是也我我之前自己学习也有一些铺垫,所以就学到了怎么去把一个很难很深的概念讲得很通俗易懂。

而这件事在我后来觉得非常重要,就是在做数据标注的时候,我怎么样把算法写文档,标注文档,让一些高中毕业的人都能学会怎么标。

因为高中毕业这些人他是看不懂算法这些人写的文档的,而标注在ST 又非常重要,那个时候自己没有很多意识层面,而只是同样的问题,遇到了100遍,只能去学、去优化这个时间。把所有算法标注文档,全部转翻译成大白话。就是把一个标注文档的不清晰的概念都翻译了一遍,就这一件事情,让整个标注周期流程缩短成了一半,让标注的质量提高了将近10%。

但是在开始的时候,大家都把时间用在做数据收集,而标注的过程,大家都知道,数据很脏,标注沟通成本很高,效率低,高质量的数据标注太难,

而怎么理解难标注的背后,困难的瓶颈是来自哪里,这样也是 AI PM 的价值,我如何发现了关键的问题 ,又如何可以用很低的成本来解决这样的问题。无形之中我也完成了设计思维的闭环。


成长都是痛苦的,如何走出痛苦

我在帮助我朋友转AI PM的时候,我是能理解她的痛苦的:

你让我最感动的事情之一 就是我大半年最难的时候 你一直在身边 一直在不断的鼓励我 行动也在影响和示范 就是让我在每个坚持不住的瞬间 都能恢复过来 一边说一边哭 真的 幸好有你。 不然我已经抑郁症了 就是你看自杀论的那段给我的时候 我那个时候也是季度崩溃 都在忍着 没想到情绪潜伏到现在还会爆发。不过都过去了

就是我知道你其实挺困难,也很不容易,希望你能做的事不论再怎么困难,你还有很好的朋友,还有相信你能够走出来成为更好的自己。其实有的时候信任比能力更重要。

我说,我很能理解这样的痛苦和焦虑。你比我现在是更难很多的,有孩子还要加班,还有焦虑自我提升的问题。其实我也有一段时间会这样,甚至我现在也很焦虑,我是否具备创造几个亿的价值的能力?但是我现在也依然要把这个课程做出来,也有一半的原因是希望可以节省我之后的带团队的时间成本。另一半是希望,我的内容课程是对你或者我很多别的朋友 都有帮助的,我希望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成长,用一个科学的方法去成长,而不是很焦虑地被各种用道听途说的能力方法,或者一些民科的经验体系所蒙蔽,说你必须在一个很良好的环境下才能够去成长。。

因为,成长太难了,因为你要跟整个世界,你周围的所有环境做对抗,这太难了,我知道很难,但是怎么能让这种困难减少一点点,这都能让很多人从心里的焦虑或者内心的崩溃中走出来。我在那时候也很多痛苦的,我发现当时写出来文字在现在看来,竟然觉得还挺有诗意。痛苦到一定程度,我觉得我已经能了解这种人性的根本诉求,在黑暗的光阴中,我们更渴望的是光。你们照亮过我,友谊,都是我曾经的光,我希望现在是你的光,以后我再痛苦你也会是我的光。

后来我为什么做教育?

这个课程本身也是做教育的一种产品形态。

这回到我为什么,如何加入ST的故事说起。也许我的学历并不好,普通大学出身,所以我知道我是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和态度才能创造出更多价值,才能抓住机会的。

在面试的时候,老板按简历说你做的这个app是什么,我开始面试其实还是技术岗,就给他说我的app的代码逻辑啊什么的。

后来,我说我准备做一个毕设,是一个拼车app。就用手稿画的图(当时还不知道这就叫做原型图PRD),就给他说了我当时觉得在学校山旮旯地方出来打车非常不方便,然后很多黑车司机,从天津来北京一趟固定价格是240,每次都要拼车,如果没拼到4个人就得花80,4人则60均摊。为了剩20块钱我们就在宿舍的小黑板写某月某日几点几分 拼车到北京…。

然后我准备走之前做一个这样的拼车平台app,给学弟学妹用来拼车,方便司机+学生匹配,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有滴滴的存在,滴滴好像也还没火起来。但是,我已经发现了这样的需求和问题,我就忍不住想解决这样的问题。老板当时已经挖掘了我做产品经理的潜质了,但是我并不知道后来的安排。

我不知道他后来是让我做PM的,就做iOS开发+自己设计+叫做xx打卡软件,用iOS封装ST的face sdk到app里,要在两个月内上线让全公司的人用我们自己的人脸打卡软件,就叫小睛打卡。我完成了这种艰巨的任务,那时候ST才30人左右,我应该是26号员工吧。没什么其他的 PM leader 来带我。我是第一个PM。我的产品基因是从野蛮路线开始的。我一直在痛苦,又在坚持中对 AI 产品的设计中产生了热爱。

可能,在我的课程,希望也能帮助一些没有mentor带的人。要说,怎么带产品经理,我觉得传授经验方法,都不如正确的产品价值观、思维方式、对行业的尊重热爱,来的重要。

而后面,做这个教育性质的课程产品。就是顺其自然的事情。我现在做的,实际上已经包括了教研+产品+内容。教育的产品,是很综合的。

做这个课程,又让我想到了大四那会,能让我学会 iOS 的大神 MJ 的C语言视频,第一次听这样的课的时候是很受不了的,但是后面为了工作,听了几十节,真的就很棒。一个老师讲得是否深入浅出,能让一个0基础的人学会C语言,太厉害了,他的这个视频我觉得就是我准备做这个大课的参照,如果真的对一个完全小白的人来说,编程都能靠录播课教会,AI PM没什么教不会的。

社会上很多人都需要被关爱,但是也会有戴着有色眼镜看人的一些面试官。如果我做这门课,就更希望教育带来更多的公平。包括让努力和用心学一门知识的年轻人,获得一个面试机会,在往后能给这个社会更多正向的价值吧。不是那么多的普通学生 都有很多的机会,在面试的时候通过。

所以,阶层旅行的概念是来自这里:林晓珊:高考时在考场睡着的农村娃的突围与逆袭

在16年的时候,从小白到新手,我也是被领导骂的很痛苦,我从网上查「悟性 」到「认知科学」找到了阳老师。让他给我旁听,做负面案例也无所谓。

第一次见阳老师,被他当作负面案例,我背后其实还偷偷哭了,我觉得很气他说我「信息品味很差」。但是,当他在开智沙龙,和很多厉害的群友说如何阅读开智正典108本的时候,我真的是被知识和灵魂震慑到。当时我在想,我这样的一个,盲目学写代码转PM的人,又被说是「没有悟性不适合做PM」,我是真的很难受,我不知道读书可能带来多大的改变,而就是想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尽力一试。现在,我非常非常感激他教会我的一切。

这个故事,可能才是我真正想做教育的底层逻辑。教育是可以「给人改命」的行业,很少有行业能做到这一点。

我现在经历了这些事情,我越来越清楚我的人生想做什么。只要这件事是对的,我就不管别人如何评价我。

在年轻的时候基因和价值观非常重要。

一个朋友问我,如果你招聘的PM只有一个亮点,或者说PM最重要的一点,你觉得是什么,我说只有一点的话,那就是「热爱」。

我能被ST早期那帮人的热爱感染到,我自己也在行动中融入了热爱,而不是一开始就热爱的。

朋友听完前面的故事 说 他在13年创业一年的时候,写的对公司文化的设想。现在想来也是他自己对教育公司、教育行业的理解。

我觉得人活在世上,有2个维度决定了ta的活法:

  1. 做什么?
    • 你的天赋/兴趣决定了专业、职业、定位等,决定了你的经济能力、生产/生活方式
  2. 怎么做?
    • 做同样的事情,即使结果相同,有不同的做法。如果说“做什么”有天赋的成分,那么怎么做多半是自己的选择。 对于公司,也是一样的。做什么,是由我们的兴趣/天赋/能力等共同决定的;怎么做,是由我们的文化/价值观等共同决定的。

我认为公司是应该兼具商业企业和学校的概念。一家教育公司,是既打造教育产品,又培养做教育产品的人,做出的教育产品再去培养更多的孩子,是一个精巧的嵌套系统。要做到这些必须表里如一,一旦发生错位和扭曲,必然会出问题。而产品经理,就是为这家公司去打造影响学生的产品的人,这个人是传递这个价值的载体。

是的,所以,如果我做这门课,一定要非常坚持我应该传递什么样的内容,可能在内容中就要流露出我的价值观,不能轻易售卖一些收可怜孩子的智商税的东西

教育是一个慢行业,个人的积累、公司的积累,都很慢,挣钱也不快也不多。没有足够的动机,是很难有人真正坚持的,而做教育,又需要坚持才能出成果。

做课程的自我提升

最近做课程的时候,一起读书、找资料、输出、高强度的学习,结合抽象思维框架,对一个问题的反复思辨,输出总结出来的东西,深入去分析我的过去自己的案例,也把别人的总结,我试着吸收有用的转化一下。这是非常挑战自我的地方。我做这件事,是很开心的。工作的时候其实也没有办法能有这样集中的时间来刻意练习思考。

这个对后面,也是一个训练大脑能力转化的肌肉记忆,这个后续的价值也是很大的,如果现在这个靠课程提升了,后面工作不会卡在思维理解层面,就能用到落地实操的产品,晋升可能也不会太难了。如果思维没有达到一个自我循环更良好的情况,其实我直接现在出去工作,和我去年那会出去工作是没什么差别的。

我去年也裸辞了一个月,在家写了一个月的博客,后来去大厂的面试,都有非常大的帮助吧。所以今年的内容只不过从博客变成了课程产品。所以这个就是个人经验啦,每个人的成功路径是不一样的。

还有就是我希望下次如果能再进到一家公司,是比较更能创造价值的身份进去,而不是要再做特别执行层的东西,这样可能没有什么提高实操能力和意义。

因为我相信后面工作会更难,也希望我在带以后的下属的时候,可以不耗费太多的重复心力,手把手带人也是很花费时间的。

去年带了这几个实习生的过程,也警醒了我,我发现大部分的 PM 思维能力上不去就是做太多的执行了。

如果产品经理的工作 全都在协调沟通上,基本上能提高思考的机会非常少,不是我不愿意做执行,是我觉得可以更高效的做一件这样的复杂度并不高的事情。

如果我一直做执行和沟通,没有时间思考,发现方向和产品设计问题又没有办法找到根源,没有给产品带来更好的判断是更大的错误。一定要让自己明白,我在紧急的时间点里我依然要做重要的事情。

如果一年后我要同样花很多的时间带人,管理,我就只能现在裸辞来写这个课,提前帮助别人成长,还有让我的未来的实习生也好下属也好都能有所收获,而我也可以少花一点点时间。

所以,我现在的问题 ,就在想怎么能够积累出这些知识呢?

所以要做一个优秀的好产品经理,这就是这门课的目的,培养1万个好产品让更多的好产品能真正问世。

真正的好产品,肯定不是做执行层的保姆的,而是让产品能发挥出更大的社会意义。好产品经理,能够把产品从「根源」把产品上养的更好,从更大的维度更广的领域去创造这些价值。根源就是产品初心到落地,有没有做到这一点,甚至比最开始想做的更好。

如何做好产品经理,不仅找到产品的价值,还有如何给你的产品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(更多资源,更快的落地速度,更小的生产成本),从而在真实的竞争的市场中发挥出孩子的价值。

让你的产品更有价值,其实本质上是能够在社会中产生竞争力。现实残酷的事,四五家的产品,长的没什么区别的产品,大部分只有一家成功了。这有点像是你生了双胞胎,然后每个双胞胎孩子有不同的爸爸之后,双胞胎最后长大了,他们其实是不一样的。找到更多的资源,所有能让我的产品变得更好的任何钱,机遇,机会,相关的人,都是资源,如何提高产品经理(自己)找资源的能力–就是提高ta所处的结构洞的能力。

所以在实操的时候,纯粹做产品,是要学会审时度势的,选对平台很重要,因为毕竟不是自己创业,创业你自己可以把控一切。产品是当妈的人,一心要生下来,还要想办法养大,遇不到好男人(好爸爸)就苦了。

组织协调资源,这是产品经理管理线里非常重要的能力。也可以说是,如何搞定爸爸。你看,其实高阶能力并不至关重要,搞定爸爸,一切都好说。

能不能做成事,想法和执行都很重要。有时候想法,就是一个点拨就通了,但最难的是做出来,知行合一是追求的境界,实际中,行有时候比知更重要,行可以带来新知。

需要大量输入信息,找资料,整理模型输出,这样强力逼着我压榨自己的脑力,只有在高密度的思考练习多了、时间久了,就会产生这种大脑的肌肉反应能力。

这个过程,就是在用之前总结出来的产品能力模型去分析现在遇到的一些问题,其实,和产品经理做一个项目早期、发现问题、收集信息、定义问题、探索产品方案的性质和流程是一样的。

如果不是很经常用体系和模型去思考问题,或者去分析同样一个问题,会发现自己是提不出好问题也没有办法抓住核心,甚至没法解答问题。因为都没有这些信息背景,没有这些模型的逻辑框架,所以其实高级产品经理,要做好,挺难的。

我现在正在逼着我,任何事情都有模型结合实战经历来思考,给我下一个产品,创造更大的价值。


最后

因为还得写课程,就先不整理这么一大碗的鸡汤了~~ 看到这里的朋友是真爱了,感谢你的时间。

我还得接着写课程,没时间改错别字,大家见谅。

  • created at 190905
这是我的原创文章,如果觉得不错,可以打个赏~